这次该放下对“老中医”的“傲慢与偏见”了

2019-03-06来源:

核心提示: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,一提到“老中医”,马上联想到的就是“玄乎”、“中庸”。确实自西学东渐以来,特别是西医的诊疗体系成为世界主流,国人似乎对“洋医”更感冒。

  近日,《老中医》火爆荧屏。电视剧讲述的是上世纪20年代常州孟河医派闯荡十里洋场的故事。

  许多人本是冲着陈宝国、冯远征等老戏骨阵容去追剧,观后却被精深的中医文化所吸引。作为热播的现实主义题材的电视剧,必然带来现象级的热议。“中医”就像一坛被尘封多年的老酒,开始被国人重新品味。

  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,一提到“老中医”,马上联想到的就是“玄乎”、“中庸”。确实自西学东渐以来,特别是西医的诊疗体系成为世界主流,国人似乎对“洋医”更感冒。而这正是我们对中医的误解,殊不知,我们现在海淘的日本汉方,热捧的韩医,实际上都传承自我国的中医学。

  为什么中医文化在东亚邻国依然受用,而我们自己却在妄自菲薄。“中医只会讲听不懂的阴阳五行”“中医是伪科学”……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。试问,中医著作我们又了解几部?中医的诊疗机制,我们又知道多少?

  2015年,我国著名中医学家屠呦呦获得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,“青蒿素”成为界年热词。本该是一件民族振奋的喜事,为中医正名的大好契机,却也招来不少中医黑的抹黑。关于青蒿素是中药还是西药的论战中,屠老亲自说道:“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的礼物”。

  正是存在这些对中医的误解,编剧高满堂将其新的现实主义题材瞄准了中医群体。“我不想把中医捧上神坛,也不是浅薄地编写中医传奇故事,我只是带着敬畏之心,尽量客观地呈现我们的国粹传承”。因此,我们也很清晰的看到在《老中医》的宣发材料中,赫然醒目的“传国粹、守本心”。

  电视剧里翁泉海为病人尽心尽力,为解除中医废止案四处奔波。在动荡的岁月里,为传承中医文化不懈努力,为人处事,不经利诱,刚正不阿,守住医者本心。“悬壶济世,医者仁心”,这恰是中医本心。

  中医是内敛的,不张扬的,是不居功自傲的。屠老曾经说过,“青蒿素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我要感谢团队的每一个人,我要感谢每一个配合的兄弟单位”。作为青蒿素提供药力动力学研究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,正是协作单位之一。2018年春,江西电视台筹拍江西名药节目。我们有幸跟随栏目组采访了药物研究所的包天桐教授。80多岁的包老精神矍铄,向我们娓娓道来他的医道。包老1962从复旦大学医学专业毕业,就去了北京的药物研究所工作,怀揣济世惠民之梦,一心扑在中药原研药的研发事业上。包老说“我们做药的就是要做出药来,要让老百姓都吃得起好药。我这一辈子,能做出一个好药来,我也就心安理得了。”

  

  包老初心如此,事实上也做到了。包老团队潜心研发,克服各种难关,历经十年,为老百姓带来了畅销30年的良心药——虫草菌粉金水宝。

  

  上世纪70年代,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就在关注“老百姓吃虫草”的难题。一方面是资源的稀缺,拥有滋补之王美誉的天然虫草价格昂贵,普通老百姓吃不起。一方面是虫草滥挖对于自然环境的破坏。药物研究所决定立项研发人工虫草项目。带着“让珍稀的药用资源,人人都能享用”的使命,包老团队开启了十年艰苦研发的征程。从1972年到1982年,团队翻遍祖国大西北,实验了200多个菌种,终于在3800米海拔的青海化隆找到了可以适配的菌株(Cs-4)。随后将菌株经过人工培育,通过低温发酵技术,制备成虫草菌粉。这也正是我们后来熟知的金水宝胶囊的主要成分。

  1987年,虫草菌粉金水宝实现量产,并开始应用于临床。时年,卫生部组织首批国家一类新药(中药)评审,金水宝提审入选。就这样,金水宝成为了国家一类新中药,开启中国原研药(中药)的新篇章。包老说,金水宝通过评审是他这一生最自豪的时刻,曾经激动得几天几夜睡不着。

  

 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,金水宝入药典,在全国各大医院、药店广泛使用。

  今天,金水宝累计数亿的消费者,对于【虫草菌粉金水宝,补肾益肺养精气】的认知,烂熟于心。而这正是中医献给普通老百姓的礼物。

  屠呦呦将青蒿素献礼世界,包天桐将金水宝献礼普通老百姓。背后就是中医的传承和初心的坚守。不敢说一部《老中医》能完全消除所有人对于中医的“傲慢与偏见”,但至少能唤醒大部分国人对国医的正视。正如当下国医馆、中医馆的兴起,中医正在擎领中国势能的崛起。

  大国崛起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怎能少了大中医?

  更多包天桐和金水宝的故事,请戳→

  https://v.qq.com/x/search/?q=%E9%87%91%E6%B0%B4%E5%AE%9D&stag=0&smartbox_ab=

39健康网 - 中国优质医疗保健信息与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Copyright © 2000-2019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| 联系我们